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2019-05-24 11:19:07  来源:河南日报  编辑:万庆丽   责编:刘征宇

【中原文化-文字列表】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郑州商城南大街城墙航拍

【中原文化-文字列表】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宫殿区输水管道

【中原文化-文字列表】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商城遗址出土的骨器成品和骨料

【中原文化-文字列表】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张寨南街窖藏坑出土的青铜大方鼎、

【中原文化-文字列表】郑州商城:沧桑3600年

北城垣老省博段遗址发掘现场

  一般人印象中,郑州是火车拉来的崭新城市,罕为人知的是,郑州老城区中心地带之下,湮没着一座中国最古老的都城。

  它就是郑州商城遗址,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年代最早、规模最大的王朝都城遗址,始建于约3600年前。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撰文:“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它可能就是商汤所建的亳都。郑州商城遗址的发现和亳都地位的确认,为探索夏文化提供了坚实的支点,意义十分重大。”1961年,它成为中国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它入选“20世纪中国100项考古大发现”。因为它,郑州于2004年11月成为中国古都学会的第八个会员。

  郑州商城建都之时,正值世界文明史上一个辉煌时期,有一些古都或与它同时,或稍早于它出现。如两河流域的巴比伦城、亚述城,印度河流域的摩亨佐·达罗和哈拉巴城,还有尼罗河流域的一些城市,“这些城市即便在兴盛时期,其规模与建置,也比不上郑州商城。郑州商城,在中国古代史乃至世界历史的城市发展史上,都具有重要意义。”《古都之魂》一书称。

  地面上的郑州城,1954年成为河南省会后,65年的发展史,日新月异充满活力与创造。

  地面下的郑州城,作为商王都使用了150多年,它比安阳殷墟早了300年。它有周长达7公里的商代内城墙遗迹,有宏大的宫殿基址,有大规模祭祀遗存,有上万件出土文物,一件杜岭方鼎,就能成为中国国家博物馆指名调拨的重器······

  公元前1450年左右,地面下的郑州城,忽然被废弃了,它的宫殿作坊,都消失了,它的居民,也离奇消失了。它,甚至从人们记忆中也消失了。历代史书,只记载有“亳”都,具体在哪?规模多大?何等样貌?无人知晓。

  直到1950年一个普通秋日。那天郑州小学教师韩维周,在二里岗,他随手捡起了一些陶片,拿在手中细看,秋阳照在陶片清晰的绳纹上。

  郑州商城近70年惊心动魄的发掘史,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  地面上与地面下的郑州城,自兹得以谋面。

  地面上的郑州城,找到了自己的根。

  地面下的郑州城,看到了3600年后斯土斯民,怎样胼手胝足,薪尽火传,再造一个辉煌的新郑州。

  ◎三个人与一座城

  郑州商城遗址一个小游园内,韩维周、安金槐、邹衡三个人的铜像,沐浴在初夏艳阳中。

  郑州商城的发掘与认识过程,像它的建造一样复杂和耗时,一代又一代考古工作者付出了艰辛的努力。这三位专家,是其中代表。

  “韩维周先生,是二里岗商代遗址发现者。安金槐先生,是郑州商城遗址发现者和研究者。邹衡先生,是郑州商城亳都论的开创者。”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管理处主任马玉鹏说。

  韩维周,当年是郑州南学街小学语文教师。曾就读于开封河南国学专修馆,毕业后在河南古迹研究会工作,曾参加过殷墟发掘。这真是侥天之幸,没有他,商城遗址不知会延后多少年才被发现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韩维周来郑州任教,他在郑州老城区城南二里岗一带,发现很多拇指大小的陶片,还有些磨光石器,他初步认定,这是商代遗物。他向有关方面报告了此事。

  1951年春天,中科院考古所河南调查发掘团来到二里岗,调查认定此地是一处重要的商代遗址,年代比殷墟早。

  1955年秋天,河南省文物工作队承担了商城东北部白家庄一带的发掘,安金槐发现了夯土和夯窝。夯土层向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不断延续。大家猜测是商代大墓,没人敢设想这是座城。灼热秋阳下,大家一铲一铲钻探,每个探孔带上来的都是夯土。夯土层不断延伸,直至和明清城墙结合在一起。“这是城墙,这是座城。”安金槐肯定地讲。

  最终发现的内城城墙遗址,周长约7公里,像恐龙的骨骼,盘踞在郑州老城区高楼大厦间。

  安金槐先生是郑州商城的重要发现者和研究者。他创立的“隞都说”体系和商文化“三期说”,提出了郑州商城的年代和性质。

  郑州商城发现后,曾有“亳都”“隞都”之争,隞都是仲丁的都城,比商汤的亳都晚很多年。郭沫若写于1959年的一首诗,也反映了这件事:“郑州又是一殷墟,疑本仲丁之所都。”他猜想,商城遗址是仲丁都城隞都。

  北大著名学者邹衡先生,他创立了郑州商城“亳都说”学术体系和商文化“二期说”,提出了郑州商城为商朝第一个国都的学术观点,他所创立的中国夏商周考古的学术框架体系,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指导意义,他被誉为“夏商周考古第一人”。

  关于“亳”都,郑州商城遗址也有出土文物支撑。一片习刻字骨上已出现“亳”字。商城遗址内外城,都曾发现大量带“亳”字陶文的东周陶器。

  ◎“亳”都为何建于此?

  商汤建亳都之前,商部落曾有八次游动迁徙。商汤建亳立都,是经过充分考量的。他为何会选在郑州呢?

  殷商时代,郑州气候温暖湿润,交通便利,土地肥沃。从微地理环境而言,它处在嵩山余脉丘陵高地东端,地势不高不低利于防洪。它的西北有荥泽,东部有圃田泽,这个湖到清代还有。当时郑州的水域面积,比现在郑州的水域面积大得多。这里是依山傍水的宜居之地。

 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袁广阔,曾参与过郑州商城附近大湖的发掘,他回忆当时钻探淤泥有十几米厚,清理出很多蚌壳。他说:“小双桥商代遗址也傍着荥泽(位于郑州市西北20公里,是郑州周边又一重要商代城址)。商朝城池都靠近大湖大河,一是取水方便,二是为了运输物资。商代航运发达,信阳出土过商代木船。”

  挑好地方,开始建城。袁广阔说:“商汤要建大帝国,都城要和帝国匹配。这座城规划宏伟,有很大野心,周边还先后建过不少小卫星城。商汤先建宫城,之后建内城,最后建外城,分段筑建,持续了很多年。”

  马玉鹏说:“宫城在内城东北部,面积0.4平方公里,城墙残存片断。内城呈纵长方形,面积约3平方公里。一个内城,比20世纪60年代郑州城的面积都大。外城,是个‘C’字形。面积17平方公里。外城再向外扩,遗址总占地面积约25平方公里。”

  郑州商城遗址内涵包括内城垣遗址、外郭城垣遗址、宫殿区遗址、居住聚落遗址、墓葬区遗址、手工作坊遗址、窖藏坑等七种遗迹类型。

  郑州商城开创了中国都城的城郭之制,有明确的功能分区,对后世诸王朝的都城建设产生了重大影响。它的三重城池和宫殿区整体形制,奠定了中国城市发展的基础。

  商城遗址的宫殿区保存完整,极富价值。宫殿区位于郑州商城内城东北部,总面积近40万平方米,约占内城面积的三分之一。其间密布夯土建筑基址,发现有宫城墙、人头骨坑、输排水设施、祭祀区等,是商王居住和处理王朝政务的地方。

  夯土建筑基址中,大的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。其中十五号宫殿建筑和十六号宫殿建筑最有名。十五号宫殿建筑可复原为带回廊的“四阿重屋式”建筑,专家推测,它或许是一座九室重檐顶带有回廊的大型寝殿。十六号宫殿建筑,专家推测认为,可能是一座有盖无壁的“重屋”“明堂”一类建筑,为主要的布政之所。

  这座青铜时代的奢华都城中,有很多令人惊叹的细节。以供水系统为例,它由地下石板筑水管道、夯土沟槽和汲水井等组成。还发现了用石块和石板砌筑的水池,深1.5米。它既是蓄水池,又是景观池,是美化环境供王室游乐的池苑。

  宫殿区发现的祭祀遗址,“很有可能是宗庙和亳社所在,凡都城均有宗庙和社,是非常重要的地方。”《郑州商城遗址保护》一书写道。

  郑州大学教授陈旭曾撰文:“宫殿,是国家政权的标志。都邑有宗庙先君之主,宫殿宗庙的毁灭,往往标志着一代王朝政权的丧失,古代灭人之国时,往往是毁其宗庙、夷其宗室而告终。宫殿的兴废,对确定王都的兴废,都具有重要意义。”

  ◎十王只有八个鼎?

  1974年9月,郑州张寨南街杜岭,距地表约6米深处,一窖藏坑出土一件青铜大方鼎,它高100厘米,边长61厘米,重达86.4公斤,气势磅礴,王气十足。它的出现,解读了司母戊大方鼎出现前的中国青铜文化精髓。

  3600年前的冬天,一群奴隶一大早被叫醒,他们是一个面积达800平方米、有五座房子的铸铜作坊的工匠。奴隶们先做好陶模,以朱笔画花纹,花纹凹入部分用骨刀雕刻,凸出部分用泥贴上。模型做好,用陶泥翻制成陶范和陶芯,烘烤备用。方鼎,就是这样做出来的。

  张寨南街窖藏坑,出土了两个大方鼎。一件成为河南博物院的镇院之宝,上文提及的那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调走。两件大方鼎,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商代前期最大最重的礼器,均为商代王室的宗庙重器,是国祚、国运的象征。之后,又发现了两个窖藏坑。三个窖藏坑共出土了八个青铜方鼎。

  商汤都亳后,商王朝在此经营了100余年,从商汤至太戊,历五世十王,这一时期,是商王朝建立并逐步巩固的阶段,国力蒸蒸日上。有专家猜测,五世十王,每王一鼎,已出土八鼎,地下至少还有两个鼎。袁广阔的看法更乐观:“窖藏坑应该有很多个。”

  文献传说夏禹时代铸九鼎,目前未被考古发现证实。郑州商城窖藏的商代青铜大方鼎,是我们所能见到的时代最久远的铜方鼎。历代著录或传世的商周铜方鼎,数量近200件,出土的超过100件。全国目前已发现的众多二里岗早商城址中,均未发现窖藏铜器,郑州商城却出土了8件青铜鼎。“如此高密度的重大发现,足以说明郑州商城作为商王朝国都的重要地位。”郑州博物馆馆员汤威、杨建军撰文称。

  郑州商城出土的八鼎上面,饰有兽面纹。文博专家马承源指出兽面纹大多是神的图像,它的作用是希冀天人相通,向诸神表达世俗的愿望。

  三个窖藏坑远离宫殿,位于室外露天场所,青铜器又像饭盒一样按次序套装,鉴于殷商对天神、地示、人鬼的各种祭名达200种之多(日本学者岛邦南统计),汤威、杨建军分析,三个窖藏坑“致祭祖先和四方之神的可能性最大”。而致祭原因是什么呢?

  三个窖藏坑均位于二里岗上层二期(即白家庄时期),这一时期末段,曾显赫的商代王都突遭废弃,繁华一时的郑州二里岗商文化戛然而止。

  通过这些窖藏瑰宝,我们似可窥知,面临巨大灾难,商王及臣子曾一而再,再而三虔诚祈求先祖。无奈,天命已定,商都再度流亡……

  ◎打造郑州的“中央公园”

  地上的郑州城高速发展中,地下的郑州城也不断有新的发掘成果面世。袁广阔说:“商代祭祀场是近年来一个重要发现,它呈圆形,直径30多米,有人祭、牛祭,还有好多陶片,是全国第一次发现面积如此大的祭祀场所。”

  谈及商城遗址的持续发掘,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商城工作站站长杨树刚说:“郑州城市发展太快,配合城建,我们持续不断在做抢救性发掘。与荒野型遗址相比,这种古今叠压型的中心城市,发掘难度更大。比较深的遗迹,要挖到七八米深,而且各时期遗存都叠加在一起。”

  谈及商城遗址的保护,马玉鹏坦言:“难。”

  马玉鹏说,商城遗址的保护有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是被动保护,严防死守,制止破坏行为。第二阶段从2004年开始,成立商城遗址项目部,制定总体保护规划,让后期保护有了依据。第三个阶段,准备建设40平方公里的商都历史文化街区。郑州商城考古遗址公园,以及商城遗址博物馆的建设,是商都历史文化街区的重头戏。

  初夏的黄昏,行走在郑州商城东南城垣上,城墙顶部是宽达3米的木栈道,两侧是草坪,其上三五棵野树随意生长,城墙下,还有很宽的绿化带。城墙上下,唱戏的唱歌的散步的放风筝的,人群络绎不绝。很难想象,这里当年曾是房屋破败,污水横流。“我们努力做的是,还市民以公园,还遗址以尊严。”马玉鹏说,“我们的目标是,把它建成郑州的中央公园。”

  届时,它将会平衡城市的多重气质,将历史、现代、人文、自然,将善与美、创造与休闲融为一体,园中城,城中园,实现古今和谐对话,地上的郑州城,地下的郑州城,将在此握手言欢。

  相关链接

  郑州列入中国“八大古都”:2004年11月1日~5日,“郑州商都3600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04年年会”在郑州召开。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张文彬,北京大学教授邹衡、李伯谦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,中国古都学会会长、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朱士光等专家学者讨论认为,郑州商城建筑规模之大,规划布局之严整,文化内涵之丰富,堪称当时世界之最。它是中国古都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,在探索夏、商、周三代文明发展中有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。以商都为代表的郑州地区还发现了西山、新砦等一批古代城址,两周一些诸侯国曾先后定都于此,表明郑州所在地域存在一个古都群。与会代表一致赞同,古都郑州可与西安、北京等七大古都并称为“中国八大古都”。

  三个窖藏坑:郑州商城遗址共发现三个窖藏坑,即张寨南街窖藏坑、向阳回族食品厂窖藏坑和南顺城街窖藏坑。三个窖藏坑,大致分布于内城外侧三个城角处,共出土青铜文物28件,青铜方鼎8件。另外,在紫荆山公园、人民公园、白家庄、二里岗等地发现贵族或奴隶主墓葬中,也有一些随葬青铜器。(记者 张冬云)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专稿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。

4、对谎称“国际在线”网站代理,销售“国际在线”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“国际在线“网站信息产品,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,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,维护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合法权益。

5、本网其他来源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6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